《孙子兵法》读书笔记

《孙子兵法》就不多介绍了,我买的是有曹操注解和郭化若翻译的版本,没想到曹操还曾给孙子兵法写过注,而且注释的还很详细,只是郭化若翻译的版本我不是很喜欢,在翻译以外,还经常夹带私货批评孙子和前人的注解,而他提出的观点却很难令人信服,且明显带有意识形态的影响。

以下是读书笔记

兵者,国之大事,死生之地,存亡之道,不可不察也。

故兵贵胜,不贵久。

故兵之将,民之司命,国家安危之主也。

是故百战百胜,非善之善者也,不战而屈人之兵,善之善者也。

故上兵伐谋,其次伐交,其次伐兵,其下攻城。攻城之法为不得已。

故用兵之法,十则围之,五则攻之,倍则分之,敌则能战之,少则能逃之,不若则能避之。故小敌之坚,大敌之擒也。

故知胜有五:知可以战与不可与战者胜,识众寡之用者胜,上下同欲者胜,以虞待不虞者胜,将能而君不御者胜。此五者,知胜之道也。

知己知彼,百战不殆;不知彼而知己,一胜一负;不知彼,不知己,每战必殆。

昔之善战者,先为不可胜,以待敌之可胜。不可胜在己,可胜在敌。故善战者,能为不可胜,不能使敌之必可胜。故曰:胜可知,而不可为。不可胜者,守也;可胜者,攻也。守则不足,攻则不足(不足则守,有余则攻)。善守者,藏于九地之下,善攻者,动于九天之上。故能自保而全胜也。

是故胜兵先胜而后求战,败兵先战而后求胜。

凡治众如治寡,分数是也;斗(指挥)众如斗寡,刑名(旌旗曰型,金鼓曰名)是也;三军之众,可使必受敌而无败者,奇正(奇袭的部队称作奇,正面作战的部队称作正)是也;兵之所加,如以碫投卵者,虚实是也。

凡战者,以正合,以奇胜。故善出奇者,无穷如天地,不竭如江河。

故善动敌者:型(将假象暴露给敌人看)之,敌必从之;予之,敌必取之;以利动之,以卒待之。

故善战者,求之于势,不责于人,故能择人而任势。

凡先处战地而待敌者佚,后处战地而趋战者劳。故善战者,致人而不致于人。

出其所不趋,趋其所不意。行千里而不劳者,行于无人之地也。攻而必取者,攻其所不守也;守而必固者,守其所不攻也。

故善攻者,敌不知其所守;善守者,敌不知其所攻。

进而不可御者,冲其虚也;退而不可追者,速而不可及也。故我欲战,敌虽高垒深沟,不得不与我战者,攻其所必救也;我不欲战,虽画地而守之,敌不得与我战者,乖其所之也(诱使敌人背离,或者使敌人动弹不得)。

故知战之地,知战之日,则可千里而会战。

故策之而知得失之计,作之而知动静之理,刑之而知死生之地,角之而知有余不足之处。

因形而错胜于众,众不能知;人皆知我所以胜之形,而莫知吾所以制胜;故其战胜不复,而应形于无穷。

夫兵形像水,水之形避高而趋下,兵之形避实而击虚,水因地而制流,兵因敌而制胜。故兵无常势,水无常形,能因变化而取胜者,谓之神。

故其疾如风,其徐如林,侵略如火,不动如山,难知如阴,动如雷霆。

故三军可夺气,将军可夺心,是故朝气锐,昼气惰,暮气归。故善用兵者,避其锐气,击其惰归,此治气者也。

故用兵之法,高陵勿向,背丘勿逆,佯北勿从,锐卒勿攻,饵兵勿食,归师勿遏,围师遗阙,穷寇勿追,此用兵之法也。

涂(道路)有所不由,军有所不击,城有所不攻,地有所不争,君命有所不受。

是故智者之虑,必杂于利害。杂于利,而务可信也;杂于害,而患可解也。
(考虑到有利的一方面,能提高信心,考虑到有害的一方面,才能解除危害)

故用兵之法,无恃(指望)其不来,恃吾有以待也;无恃其不攻,恃吾有所不可攻也。

故将有五危:必死(只知拼死),可杀也,必生(贪生怕死),可虏也;忿速(愤怒急躁),可侮也;廉洁,可辱也;爱民,可烦也。凡此五者,将之过也,用兵之灾也。覆军杀将,必以五危,不可不察也。

辞卑而意备者,进也;辞强而进驱者,退也;轻车先出居其侧者,陈也(布阵);无约而请和者,谋也;奔走而陈兵者,期也(期待决战);半进半退者,诱也。

兵非贵益多也,惟无武进,足以并力、料敌、取人而已。夫惟无虑而易敌者,必擒于人。

卒未亲附而罚之,则不服,不服则难用也。卒以亲附而罚不行,则不可用也。故令之以文,齐之以武,是谓必取。令素行以教其民,则民服;令不素行以教其民,则民不服。令素行者,与众相得也。

故战道必胜,主曰无战,必战可也;战道不胜,主曰必战,无战可也。故进不求名,退不避罪,唯人是保,而利合于主,国之宝也。

视卒如婴儿(像婴儿一样对待士卒),故可与之赴深渊;视卒如爱子,故可与之俱死。厚而不能使,爱而不能令,乱而不能治,避若骄子,不可用也。

所谓古之善用兵者,能使敌人前后不相及,众寡不相恃,贵贱不相救,上下不相收,卒离而不集,兵合而不齐。合于利而动,不合于利而止。

投之亡地然后存,陷之死地然后生。夫众陷于害,然后能为胜败。

故为兵之事,在与顺详敌之意,并敌一向,千里杀将,此谓巧能成事者也。

敌人开阖,必亟取之,先其所爱,微与之期。践墨随敌,以决战事。是故始如处女,敌人开户,后如脱兔,敌不及拒。

夫战胜攻取,而不修其功者凶,命曰:“费留”。故曰:明主虑之,良将修之。非利不动,非得不用,非危不战。
主不可以怒而兴师,将不可以愠而致战;合于利而动,不合于利而止。怒可以复喜,愠可以复悦;亡国不可以复存,死者不可以复生。故明君慎之,良将警之;此安国全军之道也。

故明君贤将,所以动而胜人,成功出于众者,先知也。先知者不可取之鬼神,不可象于事(不可事类而求之),不可验于度,必取于人,知敌之情也。

故三军之事,莫亲于间,赏莫厚于间,事莫密于间。非圣智不能用间,非仁义不能使间,非微妙不能得间之实。微哉!微哉!无所不用间也。间事未发,而先闻者,间于所告者皆死。

五间之事,主必知之,知之必在于反间,故反间不可不厚也。

kisence

潮落江平未有风。